晏殊的词集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07日 阅读:9 次

晏殊的词集 晏殊的词集 句子大全

"晏殊"的词集叫什么?

"晏殊"的词集叫《珠玉词》

1、晏殊[yànshū](991-1055)字同叔,著名词人、诗人、散文家,北宋抚州府临川城人(今江西进贤县文港镇沙河人,位于香楠峰下,其父为抚州府手力节级),是当时的抚州籍第一个宰相。晏殊与其第七子晏几道(1037-1110),在当时北宋词坛上,被称为“大晏”和“小晏”。

2、《珠玉词》中没有长调慢词,全是小令。由此也可知:一方面当时慢词尚未流行,晏殊笃守《花间》的成规;同时可见晏殊这些词大都是在酒席或寿筵上临时即景之作,不是仔细用心推敲出来的。其次,晏词集中没有朋友之间的和作。

由于晏殊一生富贵,自然无愁苦之词,词中也没有游山玩水或如柳永、张先诸人羁旅愁苦的作品,不过他所悲所戚的是人生中共有的“无可奈何”的共悲,不是个人的小悲小痛,又因为他一生历任各级大官,即使有儿女之情也不能像柳永、秦观那样表达出来,所以他词中又似乎有一种潜伏的风情,不能倾泻出来,只能在一定范围内隐约地表达,适可而止。

3、代表作:

《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

宋代·晏殊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

夕阳西下几时回?无可奈何花落去,

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破阵子·春景》

宋代·晏殊

燕子来时新社,梨花落后清明。池上碧苔三四点,叶底黄鹂一两声。日长飞絮轻。

巧笑东邻女伴,采桑径里逢迎。疑怪昨宵春梦好,元是今朝斗草赢。笑从双脸生。

晏殊的词集名《珠玉词》

二晏,是指宋代的两位大词人晏殊和他的儿子晏畿道。晏殊的词集名《珠玉词》,晏线道的词集名《小山词》,合称“二晏词”。他们两人的词不仅在宋代名震一时,就是在整个词史上也占有很重要的地位。晏殊甚至被后世评论者推为北宋倚声家初祖,而晏畿道的成就更在其父之上。论者以为他精力尤胜,措词之妙,一时独步。

晏殊词集

谒金门(秋露坠),破阵子(海上蟠桃易熟),又(燕子欲归时节),又(忆得去年今日),又(湖上西风斜日)。

浣溪沙(阆苑瑶台风露秋),又(三月和风满上林),又(青杏园林煮酒香),又(一曲新词酒一杯),又(红蓼花香夹岸稠),又(淡淡梳妆薄薄衣),又(小阁重帘有燕过),又(宿酒才醒厌玉卮),又(绿叶红花媚晓烟),又(湖上西风急暮蝉),又(杨柳阴中驻彩旌),又(一向年光有限身),又(玉梳冰寒滴露华)。

更漏子(葬华浓),又(塞鸿高),又(雪藏梅),又(菊花残)。

鹊踏枝(槛菊愁烟兰泣露),又(紫府群仙名籍秘)。

点绛唇(露下风高)

凤衔杯(青蒴昨夜秋风起),又(留花不住怨花飞),又(柳条花额恼青春)。

清平乐(春花秋草),又(秋光向晚),又(春来秋去),又(金风细细),又(红笺小字)。

红窗听(淡薄梳妆轻结束),又(记得香闰临别语)。

采桑子(春风不负东君信),又(红英一树春来早),又(阳和二月芳菲遍),又(樱桃谢了梨花发),又(古罗衣上金针样),又(时光只解催人老),又(林间摘遍双双叶)。

喜迁莺(风转蕙),又(歌敛黛),又(花不尽),又(烛飘花),又(曙河低)。

撼庭秋(别来音信千里)

少年游(重阳过后),又(霜华满树),又(芙蓉花发去年枝),又(谢家庭槛晓无尘)。

酒泉子(三月暖风),又(春色初来)。

木兰花(东风昨夜回梁苑),又(帘旌浪卷金泥凤),又(燕鸿过后莺归去),又(池塘水绿风微暖),又(玉楼朱阁横金锁),又(朱帘半下香销印),又(杏梁归燕双回首),又(紫薇朱槿繁开后),又(舂葱指甲轻拢捻),又(红绦约束琼肌稳)。

迎春乐(长安紫陌春归早)

诉衷情(青梅煮酒斗时新),又(东风杨柳欲青青),又(芙蓉金菊斗馨香),又(数枝金菊对芙蓉),又(露莲双脸远山眉),又(秋风吹绽北池莲),又(世间荣贵月中人),又(海棠珠缀一重重)。

胡捣练(小桃花与早梅花)

滞人娇(二月春风),又(玉树微凉),又(一叶秋高)。

踏莎行(细草愁烟),又(祖席离歌),又(碧海无波),又(绿树归莺),又(小径红稀)。

渔家傲(画鼓声中昏又晓),又(荷叶荷花相间斗),又(荷叶初开犹半卷),又(杨柳风前香百步),又(粉笔丹青描未得),又(叶下薅鹊眠未稳),又(罨画溪边停彩舫),又(宿蕊斗攒金粉闹),又(脸傅朝霞衣剪翠),又(越女采莲江北岸),又(粉面啼红腰束素),又(幽鹭慢来窥品格),又(楚国细腰元自瘦),又(嫩绿堪裁红欲绽)。

雨中花(剪翠妆红欲就)

瑞鹧鸪(越娥红泪泣朝云),又(江南残腊欲归时)。

望仙门(紫薇枝上露华浓),又(玉壶清漏起微凉),又(玉池波浪碧如鳞)。

长生乐(玉露金风月正圆),又(阆苑神仙平地见)。

蝶恋花(一霎秋风惊画扇),又(紫菊初生朱槿坠),又(帘幕风轻双语燕),又(玉梳冰寒消暑气),又(梨叶疏红蝉韵歇),又(南雁依稀回侧阵)。

拂霓裳(庆生辰),又(喜秋成),又(乐秋天)。

菩萨蛮(芳莲九蕊开新艳),又(秋花最是黄葵好),又(人人尽道黄葵淡),又(高梧叶下秋光晚)。

秋蕊香(梅蕊雪残香瘦),又(向晓雪花呈瑞)。

相思儿令(昨日探春消息),又(春色渐芳菲也)。

滴滴金(梅花漏泄春消息)

山亭柳(家住西秦)

睿恩新(芙蓉一朵霜秋色),又(红丝一曲傍阶砌)。

玉堂春(帝城春暧),又(后园舂早),又(斗城池馆)。

临江仙(资善堂中三十载)

燕归梁(双燕归飞绕画堂),又(金鸭香炉起瑞烟)。

望汉月(千缕万条堪结)

连理枝(玉宇秋风至),又(绿树莺声老)。

破阵子(燕子来时新社)

玉楼春(绿杨芳草长亭路)

诉衷情(幕天席地斗豪奢),又(喧天丝竹韵融融)。

总评

晏几道词集

临江仙(斗草阶前初见),又(身外闲愁空满),又(淡水三年欢意),又(浅浅馀寒春半),又(长爱碧阑干影),又(旖旎仙花解语),又(梦后楼台高锁),又(东野亡来无丽旬)。

蝶恋花(卷絮风头寒欲尽),又(初捻霜纨生怅望),又(庭院碧苔红叶遍),又(喜鹊桥成催凤驾),又(碧草池塘春又晚),又(碾玉钗头双凤小),又(醉别西楼醒不记),又(欲减罗衣寒未去),又(干叶早梅夸百媚),又(金翦刀头芳意动),又(笑艳秋莲生绿浦),又(碧落秋风吹玉树),又(碧玉高楼临水住),又(梦入江南烟水路),又(黄菊开时伤聚散)。

鹧鸪天(彩袖殷勤捧玉钟),又(一醉醒来春又残),又(梅蕊新妆桂叶眉),又(守得莲开结伴游),又(斗鸭池南夜不归),又(当日佳期鹊误传),又(题破香笺小砑红),又(清颍尊前酒满衣),又(醉拍春衫惜旧香),又(小令尊前见玉箫),又(楚女腰肢越女腮),又(十里楼台倚翠微),又(陌上漾漾残絮飞),又(晓日迎长岁岁同),又(小玉楼中月上时),又(手捻香笺忆小莲),又(九日悲秋不到心),又(碧藕花开水殿凉),又(绿橘梢头几点春)。

生查子(金鞭美少年),又(轻匀两脸花),又(关山魂梦长),又(坠雨已辞云),又(一分残酒霞),又(轻轻制舞衣),又(红尘陌上游),又(长恨涉江遥),又(远山眉黛长),又(落梅庭榭香),又(狂花顷刻香),又(官身几日闲),又(春从何处归)。

南乡子(渌水带青潮),又(小蕊受春风),又(花落未须悲),又(何处别时难),又(画鸭懒熏香),又(眼约也应虚),又(新月又如眉)。

清平乐(留人不住),又(干花百草),又(烟轻雨小),又(可怜娇小)

晏殊词集晏几道词集怎么样

这个书的点校者为张草纫,百度下,也没查到个所以然来,另有译作几种,并有纳兰词笺注。就本书而言,个人感觉有些知笺注其实水平可商榷,如第27页(《喜迁莺》(风转蕙,露催莲),张笺注云:这是一首祝寿词),第28页“是向仁宗道祝寿的词”,31页“这是一首寿词”等等吧。这些注放在这里是否觉得看词的人弱智到家?张氏注的另一特点是猜想,好多地方都在猜测内词作到底在写什么,此词或者是啥啥,又或者是啥啥,感觉没有什么用处。和其他的评注比起来,张注实在是有点不搭。可能是因为张本人导读,且做了容此书的点校笺注,所以夹带了很多私货在里面,编辑也不好删除吧。

晏殊词集·晏几道词集的目录

导读(张草纫)

晏殊词集

谒金门(秋露坠),破阵子(海上蟠桃易熟),又(燕子欲归时节),又(忆得去年今日),又(湖上西风斜日)。

浣溪沙(阆苑瑶台风露秋),又(三月和风满上林),又(青杏园林煮酒香),又(一曲新词酒一杯),又(红蓼花香夹岸稠),又(淡淡梳妆薄薄衣),又(小阁重帘有燕过),又(宿酒才醒厌玉卮),又(绿叶红花媚晓烟),又(湖上西风急暮蝉),又(杨柳阴中驻彩旌),又(一向年光有限身),又(玉梳冰寒滴露华)。

更漏子(葬华浓),又(塞鸿高),又(雪藏梅),又(菊花残)。

鹊踏枝(槛菊愁烟兰泣露),又(紫府群仙名籍秘)。

点绛唇(露下风高)

凤衔杯(青蒴昨夜秋风起),又(留花不住怨花飞),又(柳条花额恼青春)。

清平乐(春花秋草),又(秋光向晚),又(春来秋去),又(金风细细),又(红笺小字)。

红窗听(淡薄梳妆轻结束),又(记得香闰临别语)。

采桑子(春风不负东君信),又(红英一树春来早),又(阳和二月芳菲遍),又(樱桃谢了梨花发),又(古罗衣上金针样),又(时光只解催人老),又(林间摘遍双双叶)。

喜迁莺(风转蕙),又(歌敛黛),又(花不尽),又(烛飘花),又(曙河低)。

撼庭秋(别来音信千里)

少年游(重阳过后),又(霜华满树),又(芙蓉花发去年枝),又(谢家庭槛晓无尘)。

酒泉子(三月暖风),又(春色初来)。

木兰花(东风昨夜回梁苑),又(帘旌浪卷金泥凤),又(燕鸿过后莺归去),又(池塘水绿风微暖),又(玉楼朱阁横金锁),又(朱帘半下香销印),又(杏梁归燕双回首),又(紫薇朱槿繁开后),又(舂葱指甲轻拢捻),又(红绦约束琼肌稳)。

迎春乐(长安紫陌春归早)

诉衷情(青梅煮酒斗时新),又(东风杨柳欲青青),又(芙蓉金菊斗馨香),又(数枝金菊对芙蓉),又(露莲双脸远山眉),又(秋风吹绽北池莲),又(世间荣贵月中人),又(海棠珠缀一重重)。

胡捣练(小桃花与早梅花)

滞人娇(二月春风),又(玉树微凉),又(一叶秋高)。

踏莎行(细草愁烟),又(祖席离歌),又(碧海无波),又(绿树归莺),又(小径红稀)。

渔家傲(画鼓声中昏又晓),又(荷叶荷花相间斗),又(荷叶初开犹半卷),又(杨柳风前香百步),又(粉笔丹青描未得),又(叶下薅鹊眠未稳),又(罨画溪边停彩舫),又(宿蕊斗攒金粉闹),又(脸傅朝霞衣剪翠),又(越女采莲江北岸),又(粉面啼红腰束素),又(幽鹭慢来窥品格),又(楚国细腰元自瘦),又(嫩绿堪裁红欲绽)。

雨中花(剪翠妆红欲就)

瑞鹧鸪(越娥红泪泣朝云),又(江南残腊欲归时)。

望仙门(紫薇枝上露华浓),又(玉壶清漏起微凉),又(玉池波浪碧如鳞)。

长生乐(玉露金风月正圆),又(阆苑神仙平地见)。

蝶恋花(一霎秋风惊画扇),又(紫菊初生朱槿坠),又(帘幕风轻双语燕),又(玉梳冰寒消暑气),又(梨叶疏红蝉韵歇),又(南雁依稀回侧阵)。

拂霓裳(庆生辰),又(喜秋成),又(乐秋天)。

菩萨蛮(芳莲九蕊开新艳),又(秋花最是黄葵好),又(人人尽道黄葵淡),又(高梧叶下秋光晚)。

秋蕊香(梅蕊雪残香瘦),又(向晓雪花呈瑞)。

相思儿令(昨日探春消息),又(春色渐芳菲也)。

滴滴金(梅花漏泄春消息)

山亭柳(家住西秦)

睿恩新(芙蓉一朵霜秋色),又(红丝一曲傍阶砌)。

玉堂春(帝城春暧),又(后园舂早),又(斗城池馆)。

临江仙(资善堂中三十载)

燕归梁(双燕归飞绕画堂),又(金鸭香炉起瑞烟)。

望汉月(千缕万条堪结)

连理枝(玉宇秋风至),又(绿树莺声老)。

破阵子(燕子来时新社)

玉楼春(绿杨芳草长亭路)

诉衷情(幕天席地斗豪奢),又(喧天丝竹韵融融)。

总评

晏几道词集

临江仙(斗草阶前初见),又(身外闲愁空满),又(淡水三年欢意),又(浅浅馀寒春半),又(长爱碧阑干影),又(旖旎仙花解语),又(梦后楼台高锁),又(东野亡来无丽旬)。

蝶恋花(卷絮风头寒欲尽),又(初捻霜纨生怅望),又(庭院碧苔红叶遍),又(喜鹊桥成催凤驾),又(碧草池塘春又晚),又(碾玉钗头双凤小),又(醉别西楼醒不记),又(欲减罗衣寒未去),又(干叶早梅夸百媚),又(金翦刀头芳意动),又(笑艳秋莲生绿浦),又(碧落秋风吹玉树),又(碧玉高楼临水住),又(梦入江南烟水路),又(黄菊开时伤聚散)。

鹧鸪天(彩袖殷勤捧玉钟),又(一醉醒来春又残),又(梅蕊新妆桂叶眉),又(守得莲开结伴游),又(斗鸭池南夜不归),又(当日佳期鹊误传),又(题破香笺小砑红),又(清颍尊前酒满衣),又(醉拍春衫惜旧香),又(小令尊前见玉箫),又(楚女腰肢越女腮),又(十里楼台倚翠微),又(陌上漾漾残絮飞),又(晓日迎长岁岁同),又(小玉楼中月上时),又(手捻香笺忆小莲),又(九日悲秋不到心),又(碧藕花开水殿凉),又(绿橘梢头几点春)。

生查子(金鞭美少年),又(轻匀两脸花),又(关山魂梦长),又(坠雨已辞云),又(一分残酒霞),又(轻轻制舞衣),又(红尘陌上游),又(长恨涉江遥),又(远山眉黛长),又(落梅庭榭香),又(狂花顷刻香),又(官身几日闲),又(春从何处归)。

南乡子(渌水带青潮),又(小蕊受春风),又(花落未须悲),又(何处别时难),又(画鸭懒熏香),又(眼约也应虚),又(新月又如眉)。

清平乐(留人不住),又(干花百草),又(烟轻雨小),又(可怜娇小)

……

晏殊的词集是什么

晏殊

(991—1055)

晏殊,北宋词人。字同叔,抚州临川(今属江西)人。景德中赐同进士出身。庆历中官至集贤殿大

学士、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淑密使。谥元献。其词擅长小令,多表现诗酒生活和悠闲情致,语言婉丽,

颇受南唐冯延已的影响。《浣溪沙》中“无可奉告花落去,似曾相似燕归来”二句传诵颇广。原有集已

散佚,仅存《珠玉词》及清人所辑《晏元献遗文》。又编有类书《类要》,今存残本。

谒金门

秋露坠。滴尽楚兰红泪。往事旧欢何限意。思量如梦寐。

人貌老于前岁。风月宛然无异。座有嘉宾尊有桂。莫辞终夕醉。

破阵子

海上蟠桃易熟,人间好月长圆。惟有擘钗分钿侣,离别常多会面难。此情须问天。

蜡烛到明垂泪,熏炉尽日生烟。一点凄凉愁绝意,谩道秦筝有剩弦。何曾为细传。

破阵子

燕子欲归时节,高楼昨夜西风。求得人间成小会,试把金尊傍菊丛。歌长粉面红。

斜日更穿帘幕,微凉渐入梧桐。多少襟情言不尽,写向蛮笺曲调中。此情千万重。

破阵子

忆得去年今日,黄花已满东篱。曾与玉人临小槛,共折香英泛酒卮。长条插鬓垂。

人貌不应迁换,珍丛又睹芳菲。重把一尊寻旧径,所惜光阴去似飞。风飘露冷时。

破阵子

湖上西风斜日,荷花落尽红英。金菊满丛珠颗细,海燕辞巢翅羽轻。年年岁岁情。

美酒一杯新熟,高歌数阕堪听。不向尊前同一醉,可奈光阴似水声。迢迢去未停。

浣溪沙

阆苑瑶台风露秋。整鬟凝思捧觥筹。欲归临别强迟留。

月好谩成孤枕梦,酒阑空得两眉愁。此时情绪悔风流。

浣溪沙

三月和风满上林。牡丹妖艳直千金。恼人天气又春阴。

为我转回红脸面,向谁分付紫檀心。有情须殢酒杯深。

浣溪沙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浣溪沙

红蓼花香夹岸稠。绿波春水向东流。小船轻舫好追游。

渔父酒醒重拨棹,鸳鸯飞去却回头。一杯销尽两眉愁。

浣溪沙

淡淡梳妆薄薄衣。天仙模样好容仪。旧欢前事入颦眉。

闲役梦魂孤烛暗,恨无消息画帘垂。且留双泪说相思。

浣溪沙

小阁重帘有燕过。晚花红片落庭莎。曲阑干影入凉波。

一霎好风生翠幕,几回疏雨滴圆荷。酒醒人散得愁多。

浣溪沙

宿酒才醒厌玉卮。水沈香冷懒熏衣。早梅先绽日边枝。

寒雪寂寥初散后,春风悠飏欲来时。小屏闲放画帘垂。

浣溪沙

绿叶红花媚晓烟。黄蜂金蕊欲披莲。水风深处懒回船。

可惜异香珠箔外,不辞清唱玉尊前。使星归觐九重天。

浣溪沙

湖上西风急暮蝉。夜来清露湿红莲。少留归骑促歌筵。

为别莫辞金盏酒。入朝须近玉炉烟。不知重会是何年。

浣溪沙

杨柳阴中驻彩旌。芰荷香里劝金觥。小词流入管弦声。

只有醉吟宽别恨,不须朝暮促归程。雨条烟叶系人情。

浣溪沙

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闲离别易销魂。酒筵歌席莫辞频。

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浣溪沙

玉碗冰寒滴露华。粉融香雪透轻纱。晚来妆面胜荷花。

鬓亸欲迎眉际月,酒红初上脸边霞。一场春梦日西斜。

更漏子

蕣华浓,山翠浅。一寸秋波如剪。红日永,绮筵开。暗随仙驭来。

遏云声,回雪袖。占断晓莺春柳。才送目,又颦眉。此情谁得知。

更漏子

寒鸿高,仙露满。秋入银河清浅。逢好客,且开眉。盛年能几时。

宝筝调,罗袖软。拍碎画堂檀板。须尽醉,莫推辞。人生多别离。

更漏子

雪藏梅,烟著柳。依约上春时候。初送雁,欲闻莺。绿池波浪生。

探花开,留客醉。忆得去年情味。金盏酒,玉炉香。任他红日长。

更漏子

菊花残,梨叶堕。可惜良辰虚过。新酒熟,绮筵开。不辞红玉杯。

蜀弦高,羌管脆。慢飐舞娥香袂。君莫笑,醉乡人。熙熙长似春。

鹊踏枝

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鹊踏枝

紫府群仙名籍秘。五色斑龙,暂降人间世。海变桑田都不记,蟠桃一熟三千岁。

露滴彩旌云绕袂。谁信壶中,别有笙歌地。门外落花随水逝。相看莫惜尊前醉。

点绛唇

露下风高,井梧宫簟生秋意。画堂筵启。一曲呈珠缀。

天外行云,欲去凝香袂。炉烟起。断肠声里。敛尽双蛾翠。

凤衔杯

青苹昨夜秋风起。无限个、露莲相倚。独凭朱阑、愁望晴天际。空目断、遥山翠。

彩笺长,锦书细。谁信道、两情难寄。可惜良辰好景、欢娱地。只恁空憔悴。

凤衔杯

留花不住怨花飞。向南园、情绪依依。可惜倒红斜白、一枝枝。经宿雨、又离披。

凭朱槛,把金卮。对芳丛、惆怅多时。何况旧欢新恨阻心期。空满眼、是相思。

凤衔杯

柳条花颣恼青春。更那堪、飞絮纷纷。一曲细清脆、倚朱唇。斟绿酒、掩红巾。

追往事,惜芳唇。暂时间、留住行云。端的自家心下眼中人。到处里、觉尖新。

清平乐

春花秋草。只是催人老。总把千山眉黛扫。未抵别愁多少。

劝君绿酒金杯。莫嫌丝管声催。兔走乌飞不住,人生几度三台。

清平乐

秋光向晚,小阁初开宴。林叶殷红犹未遍。雨后青苔满院。

萧娘劝我金卮。殷勤更唱新词。暮去朝来即老,人生不饮何为。

清平乐

春来秋去。往事知何处。燕子归飞兰泣露。光景千留不住。

酒阑人散忡忡。闲阶独倚梧桐。记得去年今日,依前黄叶西风。

清平乐

金风细细。叶叶梧桐坠。绿酒初尝人易醉。一枕小窗浓睡。

紫薇朱槿花残。斜阳却照阑干。双燕欲归时节,银屏昨夜微寒。

清平乐

红笺小字。说尽平生意。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

斜阳独倚西楼。遥山恰对帘钩。人面不知何处,绿波依旧东流。

红窗听

淡薄梳妆轻结束。天意与、脸红眉绿。断环书素传情久,许双飞同宿。

一饷无端分比目。谁知道、风前月底,相看未足。此心终拟,觅鸾弦重续。

红窗听

记得香闺临别语。彼此有、万重心诉。淡云轻霭知多少,隔桃源无处。

梦觉相思天欲曙。依前是、银屏画烛,宵长岁暮。此时何计,托鸳鸯飞去。

采桑子

春风不负东君信,遍拆群芳。燕子双双。依旧衔泥入杏梁。

须知一盏花前酒。占得韶光。莫话匆忙。梦里浮生足断肠。

采桑子

红英一树春来早,独占芳时。我有心期。把酒攀条惜绛蕤。

无端一夜狂风雨,暗落繁枝。蝶怨莺悲。满眼春愁说向谁。

采桑子

阳和二月芳菲遍,暖景溶溶。戏蝶游蜂。深入千花粉艳中。

何人解系天边日,占取春风。免使繁红。一片西飞一片东。

采桑子

樱桃谢了梨花发,红白相催。燕子归来。几处风帘绣户开。

人生乐事知多少,且酌金杯。管咽弦哀。慢引萧娘舞袖回。

采桑子

石竹

古罗衣上金针样,绣出芳妍。玉砌朱阑。紫艳红英照日鲜。

佳人画阁新妆了,对立丛边。试摘婵娟。贴向眉心学翠钿。

采桑子

时光只解催人老,不信多情。长恨离亭。泪滴春衫酒易醒。

梧桐昨夜西风急,淡月胧明。好梦频惊。何处高楼雁一声。

采桑子

林间摘遍双双叶,寄与相思。朱槿开时。尚有山榴一两枝。

荷花欲绽金莲子,半落红衣。晚雨微微。待得空梁宿燕归。

喜迁莺

风转蕙,露催莲。莺语尚绵蛮。尧蓂随月欲团圆。真驭降荷兰。

褰油幕。调清乐。四海一家同乐。千官心在玉炉香。圣寿祝天长。

喜迁莺

歌敛黛,舞萦风。迟日象筵中。分行珠翠簇繁红。云髻袅珑璁。

金炉暖。龙香远。共祝尧龄万万。曲终休解画罗衣,留伴彩云飞。

喜迁莺

花不尽,柳无穷。应与我情同。觥船一棹百分空。何处不相逢。

朱弦悄。知音少。天若有情应老。劝君看取利名场。今古梦茫茫。

喜迁莺

烛飘花,香掩烬,中夜酒初醒。画楼残点两三声。窗外月胧明。

晓帘垂,惊鹊去。好梦不知何处。南园春色已归来。庭树有寒梅。

喜迁莺

曙河低,斜月淡,帘外早凉天。玉楼清唱倚朱弦。余韵入疏烟。

脸霞轻,眉翠重。欲舞钗钿摇动。人人如意祝炉香。为寿百千长。

撼庭秋

别来音信千里。怅此情难寄。碧纱秋月,梧桐夜雨,几回无寐。

楼高目断,天遥云黯,只堪憔悴。念兰堂红烛,心长焰短,向人垂泪。

少年游

重阳过后,西风渐紧,庭树叶纷纷。朱阑向晓,芙蓉妖艳,特地斗芳新。

霜前月下,斜红淡蕊,明媚欲回春。莫将琼萼等闲分。留赠意中人。

少年游

霜花满树,兰凋蕙惨,秋艳入芙蓉。胭脂嫩脸,金黄轻蕊,犹自怨西风。

前欢往事,当歌对酒,无限到心中。更凭朱槛忆芳容。肠断一枝红。

少年游

芙蓉花发去年枝。双燕欲归飞。兰堂风软,金炉香暖,新曲动帘帷。

家人拜上千春寿,深意满琼卮。绿鬓朱颜,道家装束,长似少年时。

少年游

谢家庭槛晓无尘。芳宴祝良辰。风流妙舞,樱桃清唱,依约驻行云。

榴花一盏浓香满,为寿百千春。岁岁年年,共欢同乐,嘉庆与时新。

酒泉子

三月暖风,开却好花无限了,当年丛下落纷纷。最愁人。

长安多少利名身。若有一杯香桂酒,莫辞花下醉芳茵。且留春。

酒泉子

春色初来,遍拆红芳千万树,流莺粉蝶斗翻飞。恋香枝。

劝君莫惜缕金衣。把酒看花须强饮,明朝后日渐离披。惜芳时。

木兰花

东风昨夜回梁苑。日脚依稀添一线。旋开杨柳绿蛾眉,暗拆海棠红粉面。

无情一去云中雁。有意归来梁上燕。有情无意且休论,莫向酒杯容易散。

木兰花

帘旌浪卷金泥凤。宿醉醒来长瞢忪。海棠开后晓寒轻,柳絮飞时春睡重。

美酒一杯谁与共。往事旧欢时节动。不如怜取眼前人,免更劳魂兼役梦。

木兰花

燕鸿过后莺归去。细算浮生千万绪。长于春梦几多时,散似秋云无觅处。

闻琴解佩神仙侣。挽断罗衣留不住。劝君莫作独醒人,烂醉花间应有数。

木兰花

池塘水绿风微暖。记得玉真初见面。重头歌韵响铮琮,入破舞腰红乱旋。

玉钩阑下香阶畔。醉后不知斜日晚。当时共我赏花人,点检如今无一半。

木兰花

玉楼朱阁横金锁。寒食清明春欲破。窗间斜月两眉愁,帘外落花双泪堕。

朝云聚散真无那。百岁相看能几个。别来将为不牵情,万转千回思想过。

木兰花

朱帘半下香销印。二月东风催柳信。琵琶旁畔且寻思,鹦鹉前头休借问。

惊鸿去后生离恨。红日长时添酒困,未知心在阿谁边,满眼泪珠言不尽。

木兰花

杏梁归燕双回首。黄蜀葵花开应候。画堂元是降生辰,玉盏更斟长命酒。

炉中百和添香兽。帘外青蛾回舞袖。此时红粉感恩人,拜向月宫千岁寿。

木兰花

紫薇朱槿繁开后。枕簟微凉生玉漏。玳筵初启日穿帘,檀板欲开香满袖。

红衫侍女频倾酒。龟鹤仙人来献寿。欢声喜气逐时新,青鬓玉颜长似旧。

木兰花

春葱指甲轻拢捻。五彩条垂双袖卷。寻香浓透紫檀槽,胡语急随红玉腕。

当头一曲情无限。入破铮琮金凤战。百分芳酒祝长春,再拜敛容抬粉面。

木兰花

红绦约束琼肌稳。拍碎香檀催急衮。垅头呜咽水声繁,叶下间关莺语近。

美人才子传芳信。明月清风伤别恨。未知何处有知音。长为此情言不尽。

迎春乐

长安紫陌春归早。亸垂杨、染芳草。被啼莺语燕催清晓。正好梦、频惊觉。

当此际、青楼临大道。幽会处、两情多少。莫惜明珠百琲,占取长年少。

诉衷情

青梅煮酒斗时新。天气欲残春。东城南陌花下,逢著意中人。

回绣袂,展香茵。叙情亲。此情拚作,千尺游丝,惹住朝云。

诉衷情

东风杨柳欲青青。烟淡雨初晴。恼他香阁浓睡,撩乱有啼莺。

眉叶细,舞腰轻。宿妆成。一春芳意,三月如风,牵系人情。

诉衷情

芙蓉金菊斗馨香。天气欲重阳。远村秋色如画,红树间疏黄。

流水淡,碧天长。路茫茫。凭高目断。鸿雁来时,无限思量。

诉衷情

数枝金菊对芙蓉。摇落意重重。不知多少幽怨,和露泣西风。

人散后,月明中。夜寒浓。谢娘愁卧,潘令闲眠,心事无穷。

诉衷情

露莲双脸远山眉。偏与淡妆宜。小庭帘幕春晚,闲共柳丝垂。

人别后,月圆时。信迟迟。心心念念,说尽无凭,只是相思。

诉衷情

秋风吹绽北池莲。曙云楼阁鲜。画堂今日嘉会,齐拜玉炉烟。

斟美酒,祝芳筵。奉觥船。宜春耐夏,多福庄严,富贵长年。

诉衷情

世间荣贵月中人。嘉庆在今辰。兰堂帘幕高卷,清唱遏行云。

持玉盏,敛红巾。祝千春。榴花寿酒,金鸭炉香,岁岁长新。

诉衷情

海棠珠缀一重重。清晓近帘栊。胭脂谁与匀淡,偏向脸边浓。

看叶嫩,惜花红。意无穷。如花似叶,岁岁年年,共占春风。

胡捣练

小桃花与早梅花,尽是芳妍品格。未上东风先拆。分付春消息。

佳人钗上玉尊前,朵朵秾香堪惜。谁把彩毫描得。免恁轻抛掷。

殢人娇

二月春风,正是杨花满路。那堪更、别离情绪。罗巾掩泪,任粉痕沾污。争奈

向、千留万留不住。

玉酒频倾,宿眉愁聚。空肠断、宝筝弦柱。人间后会,又不知何处。魂梦里、

也须时时飞去。

殢人娇

玉树微凉,渐觉银河影转。林叶静、疏红欲遍。朱帘细雨,尚迟留归燕。嘉庆

日、多少世人良愿。

楚竹惊鸾,秦筝起雁。萦舞袖、急翻罗荐。云回一曲,更轻栊檀板。香炷远、

同祝寿期无限。

殢人娇

一叶秋高,向夕红兰露坠。风月好、乍凉天气。长生此日,见人中嘉瑞。斟寿

酒、重唱妙声珠缀。

凤箢移宫,钿衫回袂。帘影动、鹊炉香细。南真宝录,赐玉京千岁。良会永、

莫惜流霞同醉。

踏莎行

细草愁烟,幽花怯露。凭阑总是销魂处。日高深院静无人,时时海燕双飞去。

带缓罗衣,香残蕙炷。天长不禁迢迢路。垂杨只解惹春风,何曾系得行人住。

踏莎行

祖席离歌,长亭别宴。香尘已隔犹回面。居人匹马映林嘶,行人去棹依波转。

画阁魂消,高楼目断。斜阳只送平波远。无穷无尽是离愁,天涯地角寻思遍。

踏莎行

碧海无波,瑶台有路。思量便合双飞去。当时轻别意中人,山长水远知何处。

绮席凝尘,香闺掩雾。红笺小字凭谁附。高楼目尽欲黄昏,梧桐叶上萧萧雨。

踏莎行

绿树归莺,雕梁别燕。春光一去如流电。当歌对酒莫沈吟,人生有限情无限。

弱袂萦春,修蛾写怨。秦筝宝柱频移雁。尊中绿醑意中人,花朝月夜长相见。

踏莎行

小径红稀,芳郊绿遍。高台树色阴阴见。春风不解禁杨花,蒙蒙乱扑行人面。

翠叶藏莺,朱帘隔燕。炉香静逐游丝转。一场愁梦酒醒时,斜阳却照深深院。

渔家傲

画鼓声中昏又晓。时光只解催人老。求得浅欢风日好。齐揭调。神仙一曲渔家傲。

绿水悠悠天杳杳。浮生岂得长年少。莫惜醉来开口笑。须信道。人间万事何时了。

渔家傲

荷叶荷花相间斗。红娇绿嫩新妆就。昨日小池疏雨后。铺锦绣。行人过去频回首。

倚遍朱阑凝望久。鸳鸯浴处波文皱。谁唤谢娘斟美酒。萦舞袖。当筵劝我千长寿。

渔家傲

荷叶初开犹半卷。荷花欲拆犹微绽。此叶此花真可羡。秋水畔。青凉伞映红妆面。

美酒一杯留客宴。拈花摘叶情无限。争奈世人多聚散。频祝愿。如花似叶长相见。

渔家傲

杨柳风前香百步。盘心碎点真珠露。疑是水仙开洞府。妆景趣。红幢绿盖朝天路。

小鸭飞来稠闹处。三三两两能言语。饮散短亭人欲去。留不住。黄昏更下萧萧雨。

渔家傲

粉笔丹青描未得。金针彩线功难敌。谁傍暗香轻采摘。风渐渐。船头解散双鸂鶒。

夜雨染成天水碧。朝阳借出胭脂色。欲落又开人共惜。秋气逼。盘中已见新莲菂。

渔家傲

叶下

晏殊的词集是什么和身平简介

词集:《珠玉词》

简介:晏殊,字同叔,北宋前期婉约派复词人之一。汉族,抚州临川文港乡人。十四岁时就因才华洋溢而被朝廷赐为进士。之后到秘书省做制正字,北宋仁宗即位之后,升官做了集贤殿学士,仁宗至和二年,六十五岁时过世。性刚简,自奉清俭。能荐拔人百才,如范仲淹、欧阳修均出其门下。他生平著作相当丰富,计有文集一百四十卷,及删次梁陈以下名臣述作为《集选》一百卷,一说删并《世说新语》。度

晏殊

晏殊,字同叔,北宋前期婉约派词人之一。汉族,抚州临川文港乡人。十四岁时就因才华洋溢而被朝廷赐为进士。之后到秘书省做正字,北宋仁宗即位之后,升官做了集贤殿学士,仁宗至和二年,六十五岁时过世。性刚简,自奉清俭。能荐拔人才,如范仲淹、欧阳修均出其门下。他生平著作相当丰富,计有文集一百四十卷,及删次梁陈以下名臣述作为《集选》一百卷,一说删并《世说新语》。主要作品有《珠玉词》。

晏殊【yànshū】(991-1055)字同叔。是北宋抚州府临川城人(香楠峰下,其父为抚州府手力节级)。是其时为抚州籍第一个宰相,当时著名词人、诗人、散文家。

晏殊从小聪明好学,5岁能诗,有“神童”之称。景德元年(1004),江南按抚张知白闻知,极力举荐进京。次年,14岁的晏殊与来自全国各地的千名考生同时入殿参加考试,从容应试,援笔立成,受到真宗的嘉赏,赐同进士出身。第三天复试“赋”时,看题后奏道:此赋题自己以前曾做过,请求另改他题。其诚实与才华,更受到真宗的赞赏,授其秘书省正事,留秘阁读书深造。他学习勤奋,交游持重,深得直使馆陈彭年的器重。三年,召试中书,任太常寺奉礼郎。大中祥符元年(1008)任光禄寺丞;次年,召试学士院,为集贤校理;三年,任著作佐郎。七年,随真宗祭祀亳州太清宫,赐绯衣银鱼,诏修宝训,同判太常礼院、太常寺丞。尔后,历任左正言、直史馆、王府记室参军、尚书户部员外郎、太子舍人,权知制诰,判集贤殿。天禧四年(1020),为翰林学士、左庶子。其学识渊博,办事干练,真宗每遇疑难事,常以方寸小纸细书向其咨询。他也将自己的答奏慎密封呈,多获真宗采纳,被倚为股肱。乾兴元年(1022),年仅10岁的仁宗继位,刘太后听政。宰相丁谓、枢密使曹利用想独揽大权,朝中众官议论纷纷,束手无策。晏殊提出“垂帘听政”的建议,得到大臣们的支持。为此,迁右谏议大夫兼侍读学士、加给事中,后任礼部侍郎知审官院、郊礼仪仗使、迁枢密副使。因反对张耆升任枢密使,违反了刘太后的旨意,加之在玉清宫怒以朝笏撞折侍从的门牙,被御史弹劾。天圣五年(1027),以刑部侍郎贬知宣州,后改知应天府。在此期间,他极重视书院的发展,大力扶持应天府书院,力邀范仲淹到书院讲学,培养了大批人才。该书院(又称“睢阳书院”)与白鹿洞、石鼓、岳麓合称宋初四大书院。这是自五代以来,学校屡遭禁废后,由晏殊开创大办教育之先河。庆历三年在宰相任上时,又与枢密副使范仲淹一起,倡导州、县立学和改革教学内容,官学设教授。自此,京师至郡县,都设有官学。这就是有名的“庆历兴学”。明道元年(1032),晏殊升任参知政事(副宰相)加尚书左丞。第二年因谏阻太后“服衮冕以谒太庙”,贬知亳州、陈州。五年后召任刑部尚书兼御史中丞,复为三司使。时值赵元昊称帝,建立西夏国,并出兵陕西一带,而宋将屡屡败退。晏殊全面分析当时的军事形势,从失利中找原因,针对存在的问题,奏请仁宗后,办了四件加强军备的大事:撤消内臣监军,使军队统帅有权决定军中大事;召募、训练弓箭手,以备作战之用;清理宫中长期积压的财物,资助边关军饷;追回被各司侵占的物资,充实国库。由此,宋军很快平定了西夏的进犯。庆历二年(1042),晏殊官拜宰相,以枢密使加平章事。第二年,以检校太尉刑部尚书同平章事,晋中书门下平章事,集贤殿学士,兼枢密使。庆历四年,因撰修李宸妃墓志等事,遭孙甫、蔡襄弹劾,贬为工部尚书知颖州,后又以礼部、刑部尚书知陈州、许州。60岁时以户部尚书、观文殿大学士知永兴军(今陕西西安)。63岁知河南,迁兵部尚书,封临淄公。64岁因病回京就医,并留任侍经筵,为皇帝讲授经史,其礼仪、随从均与宰相待遇相同。至和二年(1055)病卒京都开封。仁宗亲往祭奠,追赠为司空兼侍中,谥“元献”,并亲篆其碑曰:“旧学之碑”。晏殊虽多年身居要位,却平易近人。他唯贤是举,范仲淹、孔道辅、王安石等均出自其门下;韩琦、富弼、欧阳修等经他栽培、荐引,都得到重用。韩琦连任仁宗、英宗、神宗三朝宰相;富弼身为晏殊女婿,但殊举贤不避亲,晏殊为宰相时,富弼为枢密副使,后官拜宰相。晏殊在文学上有多方面的成就和贡献。他能诗、善词,文章典丽,四六、书法皆工,而以词最为突出,有“宰相词人”之称。他的词,吸收了南唐“花间派”和冯延巳的典雅流丽词风,开创北宋婉约词风,被称为“北宋倚声家之初祖”。他的词语言清丽,声调和谐,写景重其精神,赋于自然物以生命,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其“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浣溪沙》)、“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鹊踏枝》)、“念兰堂红烛,心长焰短,向人垂泪”(《撼庭秋》)等佳句广为流传。他一生写了一万多首词,大部分已散失,仅存《珠玉词》136首。他既是导宋词先路的一代词宗、江西词派的领袖,还是中国诗史上的一位多产诗人。《全宋诗》中收其诗160首、残句59句、存目3首。在《全宋文》中仅存散文53篇。有清人所辑《晏元献遗文》行于世。世称“抚州八晏”(晏殊、晏几道、晏颖、晏富、晏京、晏嵩、晏照、晏方)。晏殊在朝为官50多年,但他对家乡的山山水水时时萦绕于心,其诗作《崇因寺》(在今进贤县境内)、《金柅园》(在今抚州市一中校园内)、《麻姑山》等,表达了对家乡的热爱之情。家乡人民对这位“宰相词人”,也是怀念和崇敬的,抚州市城区有一条街被命名为“同叔路”。此外还有“晏殊纪念亭”、“金柅园诗碑”、“二晏桥”(又名“二仙桥”)等。

编辑本段人物生平

晏殊14岁应神童试,真宗召他与进士千余人同试廷中,他神气自若,援笔立成。赐同进士出身。从秘书省正字官至知制诰,进礼部侍郎。后因事出知宣州,改应天府。又任礼部、刑部、工部尚书,同平章事兼枢密使,病卒于家,仁宗亲临祭奠。谥元献。《宋史》本传说:“自五代以来,天下学校废,兴学自殊始。”他平居好贤士,范仲淹、韩琦、孔道辅、富弼等都是他提拔推荐的。晏殊是北宋文坛上地位很高的文人,《宋史》说他“文章赡丽,应用不穷。尤工诗,闲雅有情思”。和北宋前期大多数文人的作风一样,晏殊的诗文词都是继承晚唐五代的传统,他“赡丽”之中有沉着的内容,所以不流于轻倩、浮浅,故为当时所重。他的词今存130余首,风格上既吸收《花间》温(庭筠)、韦(庄)的格调,也深受南唐冯延巳的影响。他一生显贵,尤其善于写旖旎风光,欢愉情趣,但他的作品并不单纯如此,而孕育着深厚的悲戚之感。如他的名句“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这种人的意志所不能挽回的情景,即使只是个人一时的无名的悲感,也蕴含着人类永恒而无可奈何的悲感,由此而感到人类普遍的永久的无可逃避的命运。由这种主观的悲哀推而至于客观世界的运转,又何尝不如此。“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这就不能不得出“珍惜现在”的结论:“不如怜取眼前人。”(〔浣溪沙〕)这比起《花间》温、韦的清词丽句来,就看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珠玉词》中没有长调慢词,全是小令。由此也可知:一方面当时慢词尚未流行,晏殊笃守《花间》的成规;同时可见晏殊这些词大都是在酒席或寿筵上临时即景之作,不是仔细用心推敲出来的。其次,晏词集中没有朋友之间的和作,没有一首是“次韵”之作。这可见晏殊填词,纯为抒写自己的性情,不是为应酬而作(替歌女写作不是普通所谓“应酬”)。因为不是敷衍朋友,故有真性情。不象南宋时以词作为进身之阶或交友之贽,没有把词当作“敲门砖”,所以有好作品晏殊词中也没有游山玩水或羁旅愁苦如柳永、张先等人的作品,这是由于他一生富贵,自然无愁苦之词,但他也并非全无悲戚,不过他所悲所戚的是人生中共有的“无可奈何”的共悲,而非个人为某事的小悲小痛,又因为他一生历任各级大官,纵有儿女之情也不能象柳永、秦观那样表达出来,所以他词中又似乎有一种潜伏的风情,不能倾泻出来,只能在一定范围内隐约地表达,适可而止《东都事略》说他有文集240卷,《中兴书目》作94卷,《文献通考》载《临川集》30卷,皆不传。传者惟《珠玉词》3卷。汲古阁并为1卷,为《宋六十名家词》之首集,计词131首

晏殊词集

谒金门

秋露坠。滴尽楚兰红泪。往事旧欢何限意。思量如梦寐。

人貌老于前岁。风月宛然无异。座有嘉宾尊有桂。莫辞终夕醉。

破阵子

海上蟠桃易熟,人间好月长圆。惟有擘钗分钿侣,离别常多会面难。此情须问天。

蜡烛到明垂泪,熏炉尽日生烟。一点凄凉愁绝意,谩道秦筝有剩弦。何曾为细传。

破阵子

燕子欲归时节,高楼昨夜西风。求得人间成小会,试把金尊傍菊丛。歌长粉面红。

斜日更穿帘幕,微凉渐入梧桐。多少襟情言不尽,写向蛮笺曲调中。此情千万重。

破阵子

忆得去年今日,黄花已满东篱。曾与玉人临小槛,共折香英泛酒卮。长条插鬓垂。

人貌不应迁换,珍丛又睹芳菲。重把一尊寻旧径,所惜光阴去似飞。风飘露冷时。

破阵子

湖上西风斜日,荷花落尽红英。金菊满丛珠颗细,海燕辞巢翅羽轻。年年岁岁情。

美酒一杯新熟,高歌数阕堪听。不向尊前同一醉,可奈光阴似水声。迢迢去未停。

浣溪沙

阆苑瑶台风露秋。整鬟凝思捧觥筹。欲归临别强迟留。

月好谩成孤枕梦,酒阑空得两眉愁。此时情绪悔风流。

浣溪沙

三月和风满上林。牡丹妖艳直千金。恼人天气又春阴。

为我转回红脸面,向谁分付紫檀心。有情须殢酒杯深。

浣溪沙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浣溪沙

红蓼花香夹岸稠。绿波春水向东流。小船轻舫好追游。

渔父酒醒重拨棹,鸳鸯飞去却回头。一杯销尽两眉愁。

浣溪沙

淡淡梳妆薄薄衣。天仙模样好容仪。旧欢前事入颦眉。

闲役梦魂孤烛暗,恨无消息画帘垂。且留双泪说相思。

浣溪沙

小阁重帘有燕过。晚花红片落庭莎。曲阑干影入凉波。

一霎好风生翠幕,几回疏雨滴圆荷。酒醒人散得愁多。

浣溪沙

宿酒才醒厌玉卮。水沈香冷懒熏衣。早梅先绽日边枝。

寒雪寂寥初散后,春风悠飏欲来时。小屏闲放画帘垂。

浣溪沙

绿叶红花媚晓烟。黄蜂金蕊欲披莲。水风深处懒回船。

可惜异香珠箔外,不辞清唱玉尊前。使星归觐九重天。

浣溪沙

湖上西风急暮蝉。夜来清露湿红莲。少留归骑促歌筵。

为别莫辞金盏酒。入朝须近玉炉烟。不知重会是何年。

浣溪沙

杨柳阴中驻彩旌。芰荷香里劝金觥。小词流入管弦声。

只有醉吟宽别恨,不须朝暮促归程。雨条烟叶系人情。

浣溪沙

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闲离别易销魂。酒筵歌席莫辞频。

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浣溪沙

玉碗冰寒滴露华。粉融香雪透轻纱。晚来妆面胜荷花。

鬓亸欲迎眉际月,酒红初上脸边霞。一场春梦日西斜。

更漏子

蕣华浓,山翠浅。一寸秋波如剪。红日永,绮筵开。暗随仙驭来。

遏云声,回雪袖。占断晓莺春柳。才送目,又颦眉。此情谁得知。

更漏子

寒鸿高,仙露满。秋入银河清浅。逢好客,且开眉。盛年能几时。

宝筝调,罗袖软。拍碎画堂檀板。须尽醉,莫推辞。人生多别离。

更漏子

雪藏梅,烟著柳。依约上春时候。初送雁,欲闻莺。绿池波浪生。

探花开,留客醉。忆得去年情味。金盏酒,玉炉香。任他红日长。

更漏子

菊花残,梨叶堕。可惜良辰虚过。新酒熟,绮筵开。不辞红玉杯。

蜀弦高,羌管脆。慢飐舞娥香袂。君莫笑,醉乡人。熙熙长似春。

鹊踏枝

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鹊踏枝

紫府群仙名籍秘。五色斑龙,暂降人间世。海变桑田都不记,蟠桃一熟三千岁。

露滴彩旌云绕袂。谁信壶中,别有笙歌地。门外落花随水逝。相看莫惜尊前醉。

点绛唇

露下风高,井梧宫簟生秋意。画堂筵启。一曲呈珠缀。

天外行云,欲去凝香袂。炉烟起。断肠声里。敛尽双蛾翠。

凤衔杯

青苹昨夜秋风起。无限个、露莲相倚。独凭朱阑、愁望晴天际。空目断、遥山翠。

彩笺长,锦书细。谁信道、两情难寄。可惜良辰好景、欢娱地。只恁空憔悴。

凤衔杯

留花不住怨花飞。向南园、情绪依依。可惜倒红斜白、一枝枝。经宿雨、又离披。

凭朱槛,把金卮。对芳丛、惆怅多时。何况旧欢新恨阻心期。空满眼、是相思。

凤衔杯

柳条花颣恼青春。更那堪、飞絮纷纷。一曲细清脆、倚朱唇。斟绿酒、掩红巾。

追往事,惜芳唇。暂时间、留住行云。端的自家心下眼中人。到处里、觉尖新。

清平乐

春花秋草。只是催人老。总把千山眉黛扫。未抵别愁多少。

劝君绿酒金杯。莫嫌丝管声催。兔走乌飞不住,人生几度三台。

清平乐

秋光向晚,小阁初开宴。林叶殷红犹未遍。雨后青苔满院。

萧娘劝我金卮。殷勤更唱新词。暮去朝来即老,人生不饮何为。

清平乐

春来秋去。往事知何处。燕子归飞兰泣露。光景千留不住。

酒阑人散忡忡。闲阶独倚梧桐。记得去年今日,依前黄叶西风。

清平乐

金风细细。叶叶梧桐坠。绿酒初尝人易醉。一枕小窗浓睡。

紫薇朱槿花残。斜阳却照阑干。双燕欲归时节,银屏昨夜微寒。

清平乐

红笺小字。说尽平生意。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

斜阳独倚西楼。遥山恰对帘钩。人面不知何处,绿波依旧东流。

红窗听

淡薄梳妆轻结束。天意与、脸红眉绿。断环书素传情久,许双飞同宿。

一饷无端分比目。谁知道、风前月底,相看未足。此心终拟,觅鸾弦重续。

红窗听

记得香闺临别语。彼此有、万重心诉。淡云轻霭知多少,隔桃源无处。

梦觉相思天欲曙。依前是、银屏画烛,宵长岁暮。此时何计,托鸳鸯飞去。

采桑子

春风不负东君信,遍拆群芳。燕子双双。依旧衔泥入杏梁。

须知一盏花前酒。占得韶光。莫话匆忙。梦里浮生足断肠。

采桑子

红英一树春来早,独占芳时。我有心期。把酒攀条惜绛蕤。

无端一夜狂风雨,暗落繁枝。蝶怨莺悲。满眼春愁说向谁。

采桑子

阳和二月芳菲遍,暖景溶溶。戏蝶游蜂。深入千花粉艳中。

何人解系天边日,占取春风。免使繁红。一片西飞一片东。

采桑子

樱桃谢了梨花发,红白相催。燕子归来。几处风帘绣户开。

人生乐事知多少,且酌金杯。管咽弦哀。慢引萧娘舞袖回。

采桑子

石竹

古罗衣上金针样,绣出芳妍。玉砌朱阑。紫艳红英照日鲜。

佳人画阁新妆了,对立丛边。试摘婵娟。贴向眉心学翠钿。

采桑子

时光只解催人老,不信多情。长恨离亭。泪滴春衫酒易醒。

梧桐昨夜西风急,淡月胧明。好梦频惊。何处高楼雁一声。

采桑子

林间摘遍双双叶,寄与相思。朱槿开时。尚有山榴一两枝。

荷花欲绽金莲子,半落红衣。晚雨微微。待得空梁宿燕归。

喜迁莺

风转蕙,露催莲。莺语尚绵蛮。尧蓂随月欲团圆。真驭降荷兰。

褰油幕。调清乐。四海一家同乐。千官心在玉炉香。圣寿祝天长。

喜迁莺

歌敛黛,舞萦风。迟日象筵中。分行珠翠簇繁红。云髻袅珑璁。

金炉暖。龙香远。共祝尧龄万万。曲终休解画罗衣,留伴彩云飞。

喜迁莺

花不尽,柳无穷。应与我情同。觥船一棹百分空。何处不相逢。

朱弦悄。知音少。天若有情应老。劝君看取利名场。今古梦茫茫。

喜迁莺

烛飘花,香掩烬,中夜酒初醒。画楼残点两三声。窗外月胧明。

晓帘垂,惊鹊去。好梦不知何处。南园春色已归来。庭树有寒梅。

喜迁莺

曙河低,斜月淡,帘外早凉天。玉楼清唱倚朱弦。余韵入疏烟。

脸霞轻,眉翠重。欲舞钗钿摇动。人人如意祝炉香。为寿百千长。

撼庭秋

别来音信千里。怅此情难寄。碧纱秋月,梧桐夜雨,几回无寐。

楼高目断,天遥云黯,只堪憔悴。念兰堂红烛,心长焰短,向人垂泪。

少年游

重阳过后,西风渐紧,庭树叶纷纷。朱阑向晓,芙蓉妖艳,特地斗芳新。

霜前月下,斜红淡蕊,明媚欲回春。莫将琼萼等闲分。留赠意中人。

少年游

霜花满树,兰凋蕙惨,秋艳入芙蓉。胭脂嫩脸,金黄轻蕊,犹自怨西风。

前欢往事,当歌对酒,无限到心中。更凭朱槛忆芳容。肠断一枝红。

少年游

芙蓉花发去年枝。双燕欲归飞。兰堂风软,金炉香暖,新曲动帘帷。

家人拜上千春寿,深意满琼卮。绿鬓朱颜,道家装束,长似少年时。

少年游

谢家庭槛晓无尘。芳宴祝良辰。风流妙舞,樱桃清唱,依约驻行云。

榴花一盏浓香满,为寿百千春。岁岁年年,共欢同乐,嘉庆与时新。

酒泉子

三月暖风,开却好花无限了,当年丛下落纷纷。最愁人。

长安多少利名身。若有一杯香桂酒,莫辞花下醉芳茵。且留春。

酒泉子

春色初来,遍拆红芳千万树,流莺粉蝶斗翻飞。恋香枝。

劝君莫惜缕金衣。把酒看花须强饮,明朝后日渐离披。惜芳时。

木兰花

东风昨夜回梁苑。日脚依稀添一线。旋开杨柳绿蛾眉,暗拆海棠红粉面。

无情一去云中雁。有意归来梁上燕。有情无意且休论,莫向酒杯容易散。

木兰花

帘旌浪卷金泥凤。宿醉醒来长瞢忪。海棠开后晓寒轻,柳絮飞时春睡重。

美酒一杯谁与共。往事旧欢时节动。不如怜取眼前人,免更劳魂兼役梦。

木兰花

燕鸿过后莺归去。细算浮生千万绪。长于春梦几多时,散似秋云无觅处。

闻琴解佩神仙侣。挽断罗衣留不住。劝君莫作独醒人,烂醉花间应有数。

木兰花

池塘水绿风微暖。记得玉真初见面。重头歌韵响铮琮,入破舞腰红乱旋。

玉钩阑下香阶畔。醉后不知斜日晚。当时共我赏花人,点检如今无一半。

木兰花

玉楼朱阁横金锁。寒食清明春欲破。窗间斜月两眉愁,帘外落花双泪堕。

朝云聚散真无那。百岁相看能几个。别来将为不牵情,万转千回思想过。

木兰花

朱帘半下香销印。二月东风催柳信。琵琶旁畔且寻思,鹦鹉前头休借问。

惊鸿去后生离恨。红日长时添酒困,未知心在阿谁边,满眼泪珠言不尽。

木兰花

杏梁归燕双回首。黄蜀葵花开应候。画堂元是降生辰,玉盏更斟长命酒。

炉中百和添香兽。帘外青蛾回舞袖。此时红粉感恩人,拜向月宫千岁寿。

木兰花

紫薇朱槿繁开后。枕簟微凉生玉漏。玳筵初启日穿帘,檀板欲开香满袖。

红衫侍女频倾酒。龟鹤仙人来献寿。欢声喜气逐时新,青鬓玉颜长似旧。

木兰花

春葱指甲轻拢捻。五彩条垂双袖卷。寻香浓透紫檀槽,胡语急随红玉腕。

当头一曲情无限。入破铮琮金凤战。百分芳酒祝长春,再拜敛容抬粉面。

木兰花

红绦约束琼肌稳。拍碎香檀催急衮。垅头呜咽水声繁,叶下间关莺语近。

美人才子传芳信。明月清风伤别恨。未知何处有知音。长为此情言不尽。

迎春乐

长安紫陌春归早。亸垂杨、染芳草。被啼莺语燕催清晓。正好梦、频惊觉。

当此际、青楼临大道。幽会处、两情多少。莫惜明珠百琲,占取长年少。

诉衷情

青梅煮酒斗时新。天气欲残春。东城南陌花下,逢著意中人。

回绣袂,展香茵。叙情亲。此情拚作,千尺游丝,惹住朝云。

诉衷情

东风杨柳欲青青。烟淡雨初晴。恼他香阁浓睡,撩乱有啼莺。

眉叶细,舞腰轻。宿妆成。一春芳意,三月如风,牵系人情。

诉衷情

芙蓉金菊斗馨香。天气欲重阳。远村秋色如画,红树间疏黄。

流水淡,碧天长。路茫茫。凭高目断。鸿雁来时,无限思量。

诉衷情

数枝金菊对芙蓉。摇落意重重。不知多少幽怨,和露泣西风。

人散后,月明中。夜寒浓。谢娘愁卧,潘令闲眠,心事无穷。

诉衷情

露莲双脸远山眉。偏与淡妆宜。小庭帘幕春晚,闲共柳丝垂。

人别后,月圆时。信迟迟。心心念念,说尽无凭,只是相思。

诉衷情

秋风吹绽北池莲。曙云楼阁鲜。画堂今日嘉会,齐拜玉炉烟。

斟美酒,祝芳筵。奉觥船。宜春耐夏,多福庄严,富贵长年。

诉衷情

世间荣贵月中人。嘉庆在今辰。兰堂帘幕高卷,清唱遏行云。

持玉盏,敛红巾。祝千春。榴花寿酒,金鸭炉香,岁岁长新。

诉衷情

海棠珠缀一重重。清晓近帘栊。胭脂谁与匀淡,偏向脸边浓。

看叶嫩,惜花红。意无穷。如花似叶,岁岁年年,共占春风。

胡捣练

小桃花与早梅花,尽是芳妍品格。未上东风先拆。分付春消息。

佳人钗上玉尊前,朵朵秾香堪惜。谁把彩毫描得。免恁轻抛掷。

殢人娇

二月春风,正是杨花满路。那堪更、别离情绪。罗巾掩泪,任粉痕沾污。争奈

向、千留万留不住。

玉酒频倾,宿眉愁聚。空肠断、宝筝弦柱。人间后会,又不知何处。魂梦里、

也须时时飞去。

殢人娇

玉树微凉,渐觉银河影转。林叶静、疏红欲遍。朱帘细雨,尚迟留归燕。嘉庆

日、多少世人良愿。

楚竹惊鸾,秦筝起雁。萦舞袖、急翻罗荐。云回一曲,更轻栊檀板。香炷远、

同祝寿期无限。

殢人娇

一叶秋高,向夕红兰露坠。风月好、乍凉天气。长生此日,见人中嘉瑞。斟寿

酒、重唱妙声珠缀。

凤箢移宫,钿衫回袂。帘影动、鹊炉香细。南真宝录,赐玉京千岁。良会永、

莫惜流霞同醉。

踏莎行

细草愁烟,幽花怯露。凭阑总是销魂处。日高深院静无人,时时海燕双飞去。

带缓罗衣,香残蕙炷。天长不禁迢迢路。垂杨只解惹春风,何曾系得行人住。

踏莎行

祖席离歌,长亭别宴。香尘已隔犹回面。居人匹马映林嘶,行人去棹依波转。

画阁魂消,高楼目断。斜阳只送平波远。无穷无尽是离愁,天涯地角寻思遍。

踏莎行

碧海无波,瑶台有路。思量便合双飞去。当时轻别意中人,山长水远知何处。

绮席凝尘,香闺掩雾。红笺小字凭谁附。高楼目尽欲黄昏,梧桐叶上萧萧雨。

踏莎行

绿树归莺,雕梁别燕。春光一去如流电。当歌对酒莫沈吟,人生有限情无限。

弱袂萦春,修蛾写怨。秦筝宝柱频移雁。尊中绿醑意中人,花朝月夜长相见。

踏莎行

小径红稀,芳郊绿遍。高台树色阴阴见。春风不解禁杨花,蒙蒙乱扑行人面。

翠叶藏莺,朱帘隔燕。炉香静逐游丝转。一场愁梦酒醒时,斜阳却照深深院。

渔家傲

画鼓声中昏又晓。时光只解催人老。求得浅欢风日好。齐揭调。神仙一曲渔家傲。

绿水悠悠天杳杳。浮生岂得长年少。莫惜醉来开口笑。须信道。人间万事何时了。

渔家傲

荷叶荷花相间斗。红娇绿嫩新妆就。昨日小池疏雨后。铺锦绣。行人过去频回首。

倚遍朱阑凝望久。鸳鸯浴处波文皱。谁唤谢娘斟美酒。萦舞袖。当筵劝我千长寿。

渔家傲

荷叶初开犹半卷。荷花欲拆犹微绽。此叶此花真可羡。秋水畔。青凉伞映红妆面。

美酒一杯留客宴。拈花摘叶情无限。争奈世人多聚散。频祝愿。如花似叶长相见。

渔家傲

杨柳风前香百步。盘心碎点真珠露。疑是水仙开洞府。妆景趣。红幢绿盖朝天路。

小鸭飞来稠闹处。三三两两能言语。饮散短亭人欲去。留不住。黄昏更下萧萧雨。

渔家傲

粉笔丹青描未得。金针彩线功难敌。谁傍暗香轻采摘。风渐渐。船头解散双鸂鶒。

夜雨染成天水碧。朝阳借出胭脂色。欲落又开人共惜。秋气逼。盘中已见新莲菂。

渔家傲

叶下

Tag:四字成语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